当前位置: > 九游游戏 > 正文

俄白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 “两国合并”要来了吗?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点击:
html模版俄白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 “两国合并”要来了吗?

(原标题:俄白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两国合并”要来了吗?)

【文/观察者网 】

当地时间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通过视频会议,共同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等一系列文件,凯发娱乐k8。两国领导人强调,将共同维护历史精神价值,共同抵御外部力量干预两国内政。

消息一经传出,关于“俄白合并”、“再造苏联”等种种议论纷纷出现。

普京在会议上表示,建立联盟国家不仅意味着经济上的一体化,双方还将在包括政治和国防在内的所有其他领域加强协调。卢卡申科也表示,一体化法令的签署标志着俄白两国在建立联盟国家的道路上又迈出重要一步,俄白联盟正变得更加强大。

似乎两位元首的表态也与炒作言论暗合。但实际的情形如何呢?我们真的能够见证一个统一的俄白联邦的出现吗?

对此,中国社科院助理研究员刘丹指出,虽然“俄白联盟国家”已成立二十年,但由于俄白两国在政治、经济一体化等方面存在原则性分歧,最终完成的项目不多,成果寥寥。

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者原泉表示,俄白两国之间的“走近”是一种国家关系的走近,白俄罗斯有着明确的国家认同和民族意识,“俄白合并”至少在普京和卢卡申科在位期间不会实现。

普京与卢卡申科  图自克里姆林宫网

“俄白联盟国家”坎坷20年

实际上,俄白签署文件中的“联盟国家”并不是一个新事物。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96年,彼时处在经济动荡、政局不稳情形下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就推动建立了“俄白共同体”。1997年,两国签署《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联盟条约》,“俄白共同体”升级为“俄白联盟”。

1999年12月,俄白两国在莫斯科签订《建立联盟国家》条约,“俄白联盟国家”正式成立。根据该条约,两国将在主权平等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两国将进行全面一体化,甚至将拥有共同的宪法。

不过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俄白联盟国家”的发展远没有那么顺利。

对此,中国社科院助理研究员刘丹在《“俄白联盟国家”20年历史嬗变和发展趋势》一文中曾精辟地总结道,“在白俄罗斯政治阶层中有两种永恒的倾向不断挣扎:一方面希望俄罗斯提供全面和无私的援助;另一方面不希望失去民族独立”。

因此,在政治一体化方面,两国预期的“共同宪法”始终没有达成。在2002年9月,普京曾向卢卡申科提出过联盟国家的三种政治方案:完全合并、欧盟模式、俄白联盟国家条约模式。普京倾向于前两种,其中“完全合并”是希望白俄作为7个行政区完全并入俄罗斯,而卢卡申科坚持国家主权独立,只肯考虑第三种方案。

在货币一体化方面,根据签订协议,两国原本计划到2005年将俄罗斯卢布作为唯一货币在两国流通,发行中心设在莫斯科,但后来卢卡申科担忧货币一体化影响主权独立,将该计划冻结。实际上,白俄罗斯方面更倾向于建立超国家的货币发行中心,由双方央行共管。然而俄白两国至今未就这一问题达成共识。

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者原泉在《俄白走向统一?恐怕正相反吧》一文中也指出,2000年以来,普京的强硬政策一定程度上威胁到了白俄罗斯的国家自主性,日益引起包括卢卡申科在内的白俄罗斯人的不满。

因此在近几年,不论是在政治上,还是文化生活上,白俄罗斯都有意凸显与俄罗斯的差别。比如,加强白俄罗斯语教育,卢卡申科在庆祝胜利日时罕见用白俄罗斯语演讲;比如,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卢卡申科公开支持乌克兰政府;比如,在2018年,白俄罗斯驻中国使馆将该国中文译名改为“白罗斯”。

此外,再加上俄白两国在能源问题上存在利益纷争,而且白俄罗斯为保持外交政策的灵活性,曾尝试与西方国家关系正常化。种种因素最终导致,俄白两国虽然已签约20年,但成果寥寥,“俄白联盟国家”至今仍在构建当中。

白俄罗斯需要俄罗斯支持

那既然如此,俄白两国为何又时隔多年再度重启“联盟国家”方案呢?

原泉对观察者网表示,首先就是,今年以来,白俄罗斯的国内外环境并不安宁,在“迫降客机”事件之后,面对西方国家的制裁胁迫,白俄罗斯客观上有加深俄白关系、扩展白俄国际空间的需要。

据观察者网

此前报道

,今年5月23日,一架从希腊飞往立陶宛的客机紧急降落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机场,随后白当局逮捕了乘坐该趟航班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普罗塔谢维奇。此后,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等以“人权与自由问题”为由对白俄罗斯进行多轮制裁。包括对白俄航司关闭领空,停止发放新贷款,限制产品贸易,冻结白俄企业实体资产等。

其次,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原泉认为,这种国内外的不安宁至少从2020年8月的白俄罗斯大选之后就开始持续“积攒”。

彼时,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以78.9%的得票率赢得总统选举,再度连任。卢卡申科最大的竞争对手季哈诺夫斯卡娅只获得不到7%的选票。反对派不服选举结果,集结了号称20万的抗议者上街游行,卢卡申科指控“美国筹划并指挥骚乱”,欧盟“煽风点火”宣布将不承认卢卡申科为白俄领导人。

明斯克集结的抗议者  图自路透社

抗议现场慰问警察的卢卡申科  视频截图

此外,北约也在向白俄军事施压,卢卡申科称他们在白俄罗斯西部边境集结军队,其坦克和飞机只需15分钟就能到达边境。

当时情形,用原泉的话来说,就是“颜色革命”这把野火借着新冠肺炎的“东风”向白俄罗斯气势汹汹地奔杀而来。虽然西方国家的蓄意挑唆最终没有得逞,但是与外部密切勾连的反对派自此成为白俄国内重要的不稳定因素。

最后,原泉认为,白俄罗斯与俄罗斯此时加深关系,也与波兰、立陶宛两国对于西白俄罗斯地区的长期“争夺”有关。

历史上,白俄罗斯曾是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的一部分。可以说在欧洲国家中,波兰和立陶宛两国对于白俄罗斯有着切实的野心。而且波兰至少想恢复到1921年苏波签订的《里加和约》时期的水平,即把西白俄罗斯地区归还给波兰。该地区是在1939年9月17日苏联红军进入波兰之后,重新并入了白俄罗斯。

为此,波兰没少花心思。根据观察者网专栏作者薛凯桓介绍,波兰长期在白俄罗斯领土上实施“软实力”渗透战略,各种文化项目和奖学金计划经费充足。此外,波兰战略渗透的一大“杀器”就是如同波兰“身份证”的“波兰人卡”,这种卡一般发放给拥有波兰血统的白俄与乌克兰等国公民,试图使他们在波兰如“在自己家一样随便”。而白俄罗斯,尤其是西俄地区一直生活着一只庞大的波兰人群体,这给波兰推广“波兰人卡”以可乘之机。

因此,薛凯桓认为,波兰的战略野心不仅仅是推动白俄“颜色革命”,还在于他们希望西白俄罗斯等地区的回归。而且原泉认为,如果白俄罗斯此时不求助于俄罗斯,选择单打独斗的话,那甚至白俄罗斯的国家认同和民族意识都可能会被消解掉。

“俄白合并”暂不会到来

不过,即使面对如此危急的国内外局势,白俄罗斯选择与俄罗斯加深关系,也并非是要最终与俄罗斯合并,或者成立一个新的“苏联”。

本次俄白两国签署的“一体化条约”主要是经济方面的一体化,旨在协调宏观经济战略、引入统一的税收原则,在金融信贷和银行、工业和农业领域执行共同政策,对石油、天然气、电力和运输服务市场进行统一协调等。

不论普京所说“双方还将在包括政治和国防在内的所有其他领域加强协调”,还是卢卡申科所说“两国经受住了外部压力的考验,俄白联盟正变得更加强大”,都未明确提出在政治一体化方面有何明确目标。

当地时间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通过视频会议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央视新闻报道截图

原泉认为,本次“俄白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签署体现了俄白两国的“走近”,但是这种“走近”是一种国家关系的走近,并非指向两国的最终合并。至少,在卢卡申科和普京两位强人都还在位的情况,这种“两国合并”的情况不会发生。

首先一点,白俄罗斯的主流民意不会支持“合并”。原泉提到之前白俄罗斯没有照会中国就宣布将其中文译名改为“白罗斯”,而“白”一词在斯拉夫文化中有“纯洁”的意思。白俄罗斯人认为他们在蒙古征服期间没有遭受波及,或者说波及较少,他们是“纯洁的罗斯人”。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有民族自豪感的。

并且,在苏联解体、卢卡申科在位这二十多年,白俄罗斯人的民族独立意识还在不断在增强,他们称俄罗斯为兄弟,但也很清楚白俄罗斯与俄罗斯是两个国家。

其次,卢卡申科作为一个政治强人,他是不会答应的。原泉认为,卢卡申科的执政能力甚至不亚于普京,或者说没有明显的弱势。以他的个性,他是不能容忍让白俄罗斯作为一个政治实体消失的。原泉补充道,即使是在苏联时期,也不至于此,当时白俄罗斯在联合国也是有代表席位的。

最后,白俄罗斯的反对派也不会支持“合并”。原泉认为,白俄的反对派是亲西方民族主义去反对占主流的亲俄罗斯的民族主义,但是两者都是讲民族主义的。白俄罗斯人口800万,而俄罗斯1.44亿,如果两国融合,只能是白俄罗斯融没了。

“总的说来,对于白俄罗斯民众而言,如果说建立俄白联盟国家,他们应该都会赞同;如果说俄白两国是兄弟,他们也都会赞同;如果说把白俄罗斯彻底变没了,彻底变成俄罗斯的一部分,那么是不会有人同意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九游游戏中心官网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